只有孫悟空這樣金光燦爛,不官不匪,不張貼神聖話語的猴兒,能把這一路往西天的各路妖魔鬼怪,神仙菩薩,像一支打擊樂樂團叮叮咚咚敲打得如此嘻哈熱鬧。

那一切像噩夢一般,那支部隊殘盔破甲行過官道時,用車載著食鹽醃漬的人屍;也就是說,武裝軍隊連劫掠城鎮就餉這個動作都省略,直接將眼前逃跑的人群,當蛋白質的來源,直接宰了肢解烹食。這還沒什麼,據說他們老大的老大黃巢,圍陳州時,弄了個「搗磨寨」,數百巨錘,同時開工,把戰俘、抓來的百姓、男女老幼,推進巨舂,搗碎磨爛,當作軍糧。黃巢圍陳州快要一年,啖食數十萬人。也就是說,「人吃人」這事的恐怖感,在那個空間裡,徹底消失,那幾十萬部隊,像地獄裡的餓鬼,他們每天需要海量的糧食,曠野上一片荒枯,這些士兵們像蝗蟲空洞的鞘殼挨擠著,腦袋裡想著就是往哪座城市撲去,攻陷後就大快朵頤裡頭白花花的人肉。活人逃命、哀號、求饒,這殺戮之後再進食的效率太零散,大軍等在那兒,全是飢餓死線邊緣的瘋狂者,來不及了來不及了哪,於是造出這種巨錘和巨舂,活人整批扔進去,像現代屠宰場的流水線。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 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 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 }); }

美猴王說,這就是我的故事的開頭。沐猴而冠,這個文明悲慘用袍袖遮了一半臉,為什麼黃金抬轎那麼喜氣,對生命充滿激情和童話夢想的大漢,稱了皇帝,軍隊各州亂竄,之後就變成發明人肉作坊的恐怖魔頭。人的身體,人的形狀,人的耽美或愛戀,在這個默片裡,就成了碎肉機的食物。之後的建國者,統治者,建構城市和著書者,當然一波波冷兵器和甲冑,服飾,瓷器的工藝,文人,戲班,說故事的人,慢慢就不興吃人肉這麼讓群體驚嚇瘋狂的事了。

但文明再繁麗,那說故事和聽故事之人的眼皮就是會跳,因為這個文明,如流沙上搭鬼斧神工、雕梁畫棟之樓閣,他們最深的心底都明白:這個文明,沒有底線。人再怎麼被刺繡於那絕美、層次繁複、百感交集的金蔥銀線裡,一個無解的歷史河道暴漲,那個屈折,羞辱,恐怖,永遠如浪打沙灘。

於是在那個沒有邊界的黯黑大河那端,妖怪像夜空上的星子被發明出來。一個猴頭猴腦的笑臉,愈模糊,愈清楚。

這猴兒會七十二變,於是說他故事的我們,便稍忘記自己那麼脆弱可憐的身體,是掛在帳上隨時瘋魔起來放進巨錘巨舂裡搗碎的糧食。他大鬧天宮弄得玉帝沒轍,神仙全濾水器 水世界像呆瓜,我們又開心又有一種惘惘的畏悚:起禍事了那之後的鎮壓懲罰是怎樣恐怖怎樣殘酷?之後他又一棒一磕打掉那些妖怪,每一個妖怪被打殺,就像我們心底一朵幻想之花被捏熄。我們會像心愛球隊輸球後的球迷,反覆重播那之所以定勝負,後頭有其層層疊疊的陰謀和暗影。這些被打殺的妖怪,就像謝掉的曇花,收藏在人們內心的冥河。濾水器 光頭水

也只有孫悟空這樣金光燦爛,不官不匪,不張貼神聖話語的猴兒,能把這一路往西天的各路妖魔鬼怪,神仙菩薩,像一支打擊樂樂團叮叮咚咚敲打得如此嘻哈熱鬧。我們好像對暴力和惡那麼呼嚨,總放在一玲瓏閣小玉器小棗核雕小鼻煙壺小刺繡香囊作鑑賞;怎麼吞食那時間連續、幻燈片換片子的打扁妖怪放進巨舂的屍骸,再吐哺出明亮的幻想?有一點我們總忘了:在不斷噴湧迷離古怪的奇遇,所有的妖怪都要吃唐僧肉啊。悟空所有的本領,把戲,力拔山兮,全在阻止,不准他們吃人肉啊。這可能是幾百年來,說故事聽故事的我們眼皮跳閃,那美猴王總在黑暗更黑暗的深淵,作為守護神,守住的這個文明,在眼花潦亂之境,最恐懼的瘋癲哪。

(中國時報)





過濾器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

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

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

ONEAD_slot('div-mobile-inread', 'mobile-inread');

});

}







創作者介紹

林浩瑄

alvaredav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